回医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回医文化

中华回医瑰宝---回回药方

发布时间:2016-12-26 点击量:633

  《回回药方》是一本在回族医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民族医学专著。它反映出了中、阿文化交流和医学上的融汇沟通。据历史记载,早在北宋沈括的《梦溪笔谈》及南宋彭大雅的《黑鞑事略》等文献中就有所记载,但当时所称“回回”是泛指信仰伊斯兰的人,没有分门别类的专指哪一部分人而言;而在元代文献俞希鲁的《至顺镇江志》的户口簿中,对“回回”的称谓便有了明显区分的记载:“蒙古二十九户、维吾尔一十四户、回回五十九户、也里可温二十三户。”因此,元代所提到的“回回”,或可说便是今天回族的先民了,又因为当时主要指的是中亚、西亚迁到玉门关以东的信仰伊斯兰的各族人所以才有了长期以来流传在回族中所谓“西域回回”、“西域古教”的说法。


书写风格


  《药方》以叙方为主,方论结合,回回药物与传统中药并用。据统计《药方》残卷常用药259种,明显属于海药并注明中文名称者有61种;沿用阿拉伯药名,目前尚不知何药者52种,合计海药为113种,占残卷全部用药的43.6%。其他146种则为传统中药,其中也包括已经华化的海药在内。从《药方》中所载方剂来看,无明显君、臣、佐、使之配伍。据研究,《药方》不仅与阿拉伯医学有根深的渊源关系,而且突出特色,东西合璧。在药物剂型的运用方面,既有中国式的丸、散、膏、汤,又保存有阿拉伯式的芳香挥发药、滴鼻剂、露酒剂、油剂,糖浆剂;有些医方的临床应用如菖蒲煎剂治疗中风等,借鉴了中国传统医学经验并和回回医药相结合。


思想体系


  《药方》有它自己独特的思想体系,反映了成书时代西域医者对疾病认识在理论上已较成熟,这种理论既保存有阿拉伯医学的特征,也有中国传统医学的成份。我们在现今维吾尔族与回族等西北民族传统用药中不难发现与回回药方相辉映的影子。该书也是古代西域民族的医疗总结。古代汉医与维吾尔医等西域医者其实一直有着密切交流的。例如:汉医的"脉学"在传往阿拉伯时,首先被回纥医生吸纳,至今维吾尔医生都沿用查脉、望诊、问诊的方式来治病。经过实践,他们认真总结积累起本民族自有的独特医药学体系。患者的诊病常以内服药为主,按方抓药。


正骨技术


    《回回药方》的问世,促进了新的、与传统中医学风格迥异的完整医学体系的建立,包括新的理论、新的医术、新的卫生保健法。在《回回药方》残卷“折伤门”中,对骨伤的诊治最令人注目,给予中医体系颇大影响。如对骨折的愈合和治疗的论述:“凡人骨有损伤,小儿童子的可望再生。盖因初生的力还在其身内。若即壮年老人的,虽然辏接了,必无再生之力,却生一等物如脆骨,在其周回显出来。将损折处把定,如焊药一般。”这“焊药”一般的“脆骨”,即今日所称“骨痂”。儿童骨愈合速度比老年人提前1/2或2/3时间。又言:“接骨并移骨总治法,凡有二等:一等是扯,二等是栓系……对又折大者,用三条带栓,其栓是先放绢片,次用板。此等板宜用柔软木制者,如石榴木、柳木等的最可。又要光且匀。然此板当损折处栓欲牢固,非稍厚与硬不可用。”这种整复与固定并用夹板扎缚的技法,在中国是前无记载的。此法溯源于《希波克拉底文集》,被阿拉伯伊斯兰医学所采用、推广,后传人中国。所用治方,外敷为主,计有12方。内服仅4方,且多为内外兼治。对头部外伤的诊断,根据损伤组织划分,并分别使用不同的方法治疗。对外伤肿胀不忍且并发全身症状者,主张作“十”字切开,引流排脓。如论颅脑骨粉碎性骨折的碎骨片剔除法,改进脑手术及使用金属脓刀钻,《回回药方》中均作了详尽介绍,都极大地影响了中国,使元明代外科学的发展有了一大飞跃。随后李仲南《永类铃方》(1331年)、危亦林《世医得效方》(1332年)中的正骨内容,与《回回药方》亦大致相同。故回回医学还以其精通各种手术而令中国人耳目一新,倍感神奇。回回医学对解剖学颇有研究,且无思想顾忌。残卷“折伤门”基本包括了古今骨科的软组织损伤、骨伤、关节脱臼及其合并症,并从理论上阐述了这些损伤的原因、发生机理、诊断和治法,从而反映了元代中国骨伤诊疗水平及发展成就。